长寿的人不会进行“向上比较”

很多经历了战争、挨饿、流行病等苦难的人,在余生中会活得更加健康和长寿。一方面,长寿可能是基因决定的,但在更大程度上,长寿是由一个人的品质或心态决定的。长寿的人有高度的自觉性,有更强的责任心,不会进行“向上比较”,而是追求自身生活的意义和内心的富足。本文译自Medium,作者Markham Heid,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位名叫雪莱·史密斯·米丹斯(Shelley Smith Mydans)的美国妇女在《生活》(Life )杂志讲述了这场战争。雪莱和她的摄影师丈夫卡尔·米丹斯(Carl Mydans)一起记录了在欧洲和太平洋的二战。

战争中途,米丹斯夫妇在菲律宾被俘。日本人把他们关在马尼拉和上海的战俘营里。他们作为战俘度过了两年,但庆幸的是两个人都活了下来,并在余生开启了漫长而富有成效的生活。雪莱活到了86岁,卡尔则活到了97岁。

还有其他许多在战争中幸存下来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二战期间,一位名叫菲利普(Philip)的美国军人也在太平洋战区服役。在战前,菲利普就有焦虑和“灾难化”的倾向,他总是往最坏的方面想。战争结束他回家后,这些特质变得更加突出。菲利普经常喝得酩酊大醉,并和妻子分居了。尽管他认为自己的战争经历有积极的一面,但更多的是对自己在海外的经历感到沮丧和不满。他觉得这伤害了他的婚姻,打乱了他的生活。慢慢地,他酗酒的程度越来越高。他不喜欢运动,偶尔还会感到抑郁。最终他死于心脏病,享年64岁。

菲利普的故事在The Longevity Project一书中有所叙述。这本书记载了一项历时20年的研究,这项研究基于采访以及从1500人那里收集的每一个人从年轻到死亡的健康数据。加州拉塞拉大学(California’s La Sierra University)的心理学教授莱斯利·马丁博士(Leslie Martin, PhD)说:“我们的研究并不是专门针对那些经历过困苦时期的人,但当然很多人都经历过。我们发现,很多经历过困难时期的人都活得很长,即使他们的生活并非没有压力。”

对菲利普来说,战争似乎把他的生活推向了一条艰难的、自我毁灭的道路。但米丹一家似乎把他们的二战经历变成了动机的来源。她说:“他们不认为自己的压力毫无意义,压力似乎是他们的动力。把我们经历的困难当做是有益的一件事,无论是对我们自己、对我们关心的人还是整个社会,似乎都很重要。”

正确的饮食,锻炼,减轻压力……这些含糊不清的说法通常被定义为健康长寿的必要因素。每种说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但马丁和其他研究长寿的人说,这些往往注重行动而忽视个人态度的定义过于简单化了。虽然日常生活习惯和行为很重要,但一个人的生活态度,尤其是一个人应对困难的方式,可以说是对长寿来讲更重要的一面。

在疫情期间,密切关注长寿者的生活和共同品质可能是具有指导意义和鼓舞人心的。虽然在长寿方面没有什么硬性规定,但似乎确实有一些有益的指导方针。

马丁说:“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经历困难的考验。我们发现,我们对困难的反应方式和我们的思考的角度会产生很大影响。”

责任心的力量

研究长寿的专家经常谈论长期的“路径”和“轨迹”。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表明,短暂的事件或努力(无论好坏)远不如持久的习惯或信念重要。“当你偏离了健康的道路,不能引导自己回到安全的路径时,就会产生问题,”霍华德·弗里德曼博士(Howard Friedman, PhD)说,他是马丁研究长寿项目的合著者,也是加州大学河滨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Riverside)的著名心理学教授。

对许多人来说,艰难时期(例如,一场全球流行病使人们在家中隔离数月)就是导致人们偏离健康道路的原因。弗里德曼说,当遇到困难时,很多人开始喝酒、抽烟、放弃锻炼、断绝与朋友的联系,或者做出其他不健康的选择。这些决定及其后果往往比困难本身产生的影响更长久。酗酒之后很难戒掉,失去的朋友再也找不到替代品。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除了困难的时期,美好时光也可以成为不健康行为的催化剂。在某些情况下,一段时间的职业成功或一笔意外之财会让人们放弃过去坚持的健康习惯和个人理想。但某些品质似乎能保护人们免于因“困难或美好时光”而陷入陷阱。马丁说:“就性格特征而言,高度自觉的责任心是长寿的最大影响因素。”

“尽责型”指的是做事有条理、谨慎、坚持不懈的人。她说:“有责任心的人是有计划的,高度自觉的,不冲动的。”“当他们接受一项任务时,他们不会轻易放弃。”

有些人可能会对此感到惊讶,因为大家通常认为生活比较容易、无忧无虑的人能最好地抵御生活中的伤害和不公。但马丁说:“事实上,我们发现最快乐和乐观的人寿命更短。一直担心或焦虑会造成问题,但稍微担心一下,可以帮助你更好地准备。”尽责的忧虑者往往会充分利用他们的焦虑:他们会做出选择或改变来解决他们的担忧。他们的担忧是有成效的,而不是毫无意义的。

有责任心的人更易长寿是有原因的,更直观的解释是:这些人倾向于系安全带,不酗酒或吸毒,避免其他不适当的风险来源。马丁澄清说,这些人并非完全厌恶风险,但对于愿意承担的风险,他们都是深思熟虑过的。有责任心的人也倾向于养成并坚持健康的习惯,他们的担忧意识和勤奋会引导他们建立健康的人际关系和工作习惯。所有这些都促进长寿和健康的生活。

有证据表明,责任心至少部分依赖于大脑化学。荷尔蒙和神经化学物质,如血清素,似乎会在冲动想法和冒险行为中发挥作用。但马丁表示,性格“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年轻人尤其如此。

一个人怎样才能变得更有责任心呢?她说,可以从养成健康的生活习惯和固定每天的作息时间开始。这些都是有责任心的人会自动去做的事情,但是其他人可以通过努力教会自己去做。她说:“顺其自然,想干嘛干嘛对我们的心理健康没有什么好处,也无助于我们把事情做好。”她还建议多花时间和勤奋、有条理以及具有其他优良品质的人在一起。她解释道:“与表现出这些品质的人交往可以让我们更容易养成良好的习惯,因为他们的行为会对我们产生一些影响。”

其他学者也认为,人们确实有能力改变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长寿中心主任、医学博士加里·斯莫尔(Gary Small)说:“改变人的性格当然是有可能的,而且能改变得很快。”斯莫尔是《Snap》一书的作者,这本书讲述了人们在养成新的思维习惯方面所具有的力量。

他说,责任心的核心要素是坚韧,一旦你开始了一项健康计划,就要坚持下去。人们越是推动自己坚持自己的目标(即使是很小很容易实现的目标),他们就越能变得坚韧。他还说,人还得保持灵活性,当原本生活进程被打乱时,可以转向一个新的、但仍然健康和令人满意的日常计划。

爱荷华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教授彼得•马丁(Peter Martin)博士大部分职业生涯都致力于研究健康老化,他表示:“并不是说年纪很大的人就能免于逆境,活到100岁的人都面临过很多困难。”他也同意责任心是长寿的第一要素,并提到了长寿者似乎共有的一些其他特征。他说:“他们不会过度紧张或神经质。”长寿的人并不对生活中的挑战感到厌倦,他们通常不会把事情放大,也就是说,他们不会往最坏的方面想。遇事总是往坏处想是一种习惯,会导致人们做出让自己陷入困境的选择,比如过早地放弃健康的生活习惯或有前途的事业。

马丁说,那些长寿的人也倾向于不进行“向上比较”(upward comparisons)。这意味着,他们不会花很多时间将自己与更幸运的人比较,或把目前的情况与更快乐的时光进行比较。相反,他们会想到那些境况更糟的人,或者他们经历过的更困难的情况。

影响长寿的另一个被低估的因素是马丁所说的“地缘超越”(geotranscendence),简单来讲,这是一种对宇宙或精神世界观的偏好,而不是对物质或严格理性的世界观的偏好。他说,许多长寿的人似乎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倾向于信仰宗教,这是一种对更高权力的信任。

采取一种更有灵性的态度可以让人们更好地处理生活中那些难以理解或令人不安的事情。“把事情交给更高的存在是放手的一种方式,”他说。在某种程度上,放手可以减少愤怒、沮丧和许多其他负面情绪,这些情绪会促使人们产生不健康的想法或行为。

影响长寿的其他重要因素

瓦尔特·朗戈博士(Valter Longo, PhD)是南加州大学长寿研究所所长。去年,朗戈走访了意大利的一些百岁老人(那些活到100岁或超过100岁的人),试图发现他们长寿的规律。

他说,有两个原因。其中一个是遗传。这些百岁老人可能会说:“我妹妹活到了94岁。我哥哥到98岁了。”所以基因在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另一个情况是,某个百岁老人没有任何长寿的兄弟姐妹或父母,但他们在二战期间被关在过集中营里。换句话说,那些经历了难以置信的艰难困苦的幸存者似乎更长寿。关于这背后的影响因素,朗戈有几个理论。

他的第一个理论是以营养科学为基础的。他的大部分研究(不管在老鼠还是人身上)发现禁食或限制热量可以帮助清除死亡或功能失调的细胞,这可能会阻止疾病的发展,并有助于长寿。他说:“如果我们给老鼠一段时间低水平的蛋白质或卡路里,然后再正常地喂它们,它们会比我们一直正常喂养的老鼠活得更长。”

虽然营养不良是一个极端和不人道的例子,朗戈指出,在世界上许多人们长寿的地方,也是食用蔬菜和肉类受限的地方。除了清除死亡或患病细胞外,“这种饮食方式可能会导致影响寿命的表观遗传变化,”他说,他指的是,饮食引起的某些基因表达方式的改变。

他的第二个理论更多的是一种观察。“所有这些百岁老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非常想活下去,”他说。这些人不会说‘我已经准备好死了’或者‘我不在乎了’。他们仍然对生活感兴趣,关注一切。虽然大多数人年轻时会充满激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人都失去了这些特质。

马丁说也注意到了这个特点。许多长寿人士的人生观是‘我不会放弃’,‘我认为我所做的事情很重要。’这些人并不是认为生活毫无结果或武断的人。“这些人倾向于从他们所做的事情中找到意义,”她说。

为生活注入意义可以被视为一种态度,但它也是一个人追求的产物。回到因酗酒而英年早逝的菲利普的故事, 马丁的书中说, 菲利普认为他的工作只是“可以忍受的”,他期待退休,虽然他不知道他会如何填补退休后的时间。即使才60岁出头,他就已经看起来是一个没有生活激情的人了。马丁说,与菲利普不同,长寿的人往往是那种积极追求目标的人,这些目标能给他们带来强烈的成就感。

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的弗里德曼对此表示赞同。他说,多年来“增加一个人的成熟感”是保持健康的必要条件。他说:“这意味着更多地参与有意义的工作,有目的的工作,为家庭、朋友和社会做好事。”

亲密的关系很重要。但是一个人的朋友数量不如友谊的深度重要。重要的是关系的质量和一致性。

生活总有挑战,在困难的时期,有些人会沮丧或沉沦,但有责任心的人不会让困难永远摧毁他们的生活或态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斯莫尔说:“如果你老是想着消极的一面,你就很难做好事情。但如果你能把挑战看作是最终能克服的东西,那结局通常不会差。”

圈主 管理员

待审

热门评论
:
讨论
    阅读剩余条回复 加载中...
没有讨论,您有什么看法?
图片审查中...
我的回答: 最多上传一张图片和一个附件
x
x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